临樱

【C汪咕哒】我没想好题目是什么系列

突发奇想写出来的文,ooc也许有

【和库丘林成为恋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
自己说不清这种感受,但确实是喜欢。
他是除了玛修以外自己认识的第一位从者,所以在迦勒底召唤出来的时候自己竟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。
还记得从终章回来的时候,医生的消失给了自己很大的打击,连玛修也沉默很久没有说话。我和库丘林那个家伙在my room里戴着,他似乎察觉到我的伤心。一只温柔的手摸了摸我的头,“虽然我没跟master你一起去,但也多少得知了一些事。哎呀,那时候的雏鸟也成长了啊……”他笑了起来。
我一直觉得他笑起来很好看,鬼使神差的说道:“库丘林,你教我卢恩符文吧。”
“想学卢恩符文?下次吧…下次。”
“……”我又恢复了原先的沉默,这次不同的是,我们两个人似乎同时陷入了沉默。
“呐,库丘林,我喜欢你。”
你问我后来发生了什么……我说完就慌慌张张跑了出去,在红A妈妈那里避一避,留在那家伙一个人在房间里。
我也不记得他是怎么答应的,但多少带着一两分的无奈。在一起之后我反而不知道怎么去和他相处了,连钟意从者也重新换回了玛修。去特异点战斗的时候,他也会揉揉我的头像哥哥一样,或者偶尔调戏一下小姑娘。
我有时也会很想和他撒娇,很想缠着他让他教自己卢恩符文,很想做一些恋人应该做的事情……】
在苦恼中,梅林已经坐到了我的旁边,笑眯眯的问我在烦恼些什么。听到他的询问我反而更加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了。
“前辈最近确实有段心不在焉呢。”
“连玛修也来吗?”
“我也来了哦!”
“是是…达芬奇亲!”
于是在三人的逼供下,我说出了内心的想法。虽然吵吵闹闹,但我还是想起了医生还在的时候,也是这般热闹。
“虽然没有这方面经验,前辈试试看写信表达吧?”这是我唯一觉得还算正常的建议了,可是我在书桌前坐着,然后随手把信纸扔到垃圾桶里,重新抽出一张开始写。
“完全——写不出来!”恢复了颓废的状态。
“哟,立香,你在写什么?”库丘林一只眼睛半步抱着他的法杖走进了my room
“没什么!!!!!”我慌乱的俯下身遮住信纸,然后抬起头扯出一抹心虚的笑容。
【正常但是写信对我来说果然还是太难了】
我按着桌子站起来似乎下定了决心,“库丘林。”尽量忍着内心的慌乱
“嗯?”他刚刚坐到沙发上,听到我叫他之后仰起头,与我对视,还带着笑意,很好看。
我一边深呼吸一边朝他走过去,在他注视着自己的情况下,对他进行了沙发咚,然后低头吻住了他的唇。
我能感受到片刻的惊讶,然后便是化被动为主动的过程。最后以我被吻到喘不过气,窝在他怀里大口呼吸作为结尾结束。
“立香。”
“嗯?”
“还需要多锻炼啊”
“……”我现在分手来得及吗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是否【2】

是否【2】
叶黄文
大概计划写三或者四章这样,ooc绝对有,肉中途有
监狱向,前期有点虐,总体甜...
我我我就是个新手,请多指教!

休息时间来的似乎非常的快,黄少天带着叶修来到监狱的外面。
“我去上个厕所”叶修指了指旁边的草丛。得到黄少天的答案之后就钻了进去。
...过了一会
“他怎么上个厕所都那么慢啊,不会是逃跑了吧!应该不会吧。”
...又过了一会
“啊啊,叶修你好了没有啊!在不好本剑圣要进来看你上厕所了哦!不会真的逃跑了吧!不会吧不会吧!”
...最后黄少天也钻进了草丛里。叶修看到黄少天也钻了进来,计谋成功。
黄少天感觉有什么人在自己背后捂住了自己的嘴,“唔唔唔!”他挣扎了几下。“少天别叫,被人发现可不好”黄少天认出来捂住自己嘴的是叶修,停止了挣扎。片刻,叶修放开了他。“叶不修你要干什么啊!不是说上厕所的吗!”“嘘,哥要...干你啊”虽说是十分老套的梗,但还是成功的让黄少天的脑子当机一会了。趁这段时间叶修已经将黄少天压倒在草地上,伸手去解开他的衣服。
“叶叶叶不修!你放开本剑圣!你这样本剑圣要叫了!”
“少天,你确定你要叫吗?”叶修暧昧的看盯着他因为自己的抚/摸有些颤抖的身体和因为许久不经历性/爱而已经半硬性/器。
黄少天连忙捂住了嘴看了看四周,似乎没人被自己吸引来,才放开。要是被别人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作为剑圣的尊严都没有了。叶修轻笑了一声,继续做起了自己原本要做的事。
没有给黄少天任何挣扎的余地,叶修将黄少天高举过头顶,用一只手按住,而另一只手去挑逗他胸/前的红/樱。“唔...不要...混!唔...”黄少天的唇被叶修堵住,而叶修也十分轻易的撬开了黄少天的齿呗与他的舌共舞。

没了,嘿嘿嘿w
我绝对不是故意扔点豆渣吊胃口的,绝对不是!!!

一个夜店加公寓语c的群宣

#群宣##夜店+公寓#
繁华的城市,纸醉金迷的世界
亲爱的客人
准备好在午夜放纵一场了吗?
优雅的侍者打开了通向地下室的大门
激烈的音乐从舞池中传出
DJ热烈地打着碟
鲜艳的鸡尾酒在高脚杯中轻轻摇曳
“欢迎来到——TOMORROW”

悠闲的午后,隐蔽的巷子里
一栋十层高的建筑迎着夕阳而立
顶层
住客们正在撒上金光的露天游泳池里嬉笑玩耍,迷你摩天轮按着设置的速度不紧不慢地转着
健身房里
少男少女们挥洒着汗水,不忘在运动结束后以水代酒干杯庆祝
舒适的房间,充足的采光
一切的一切近乎完美
当然,除了时不时传来的打闹声
按响门铃
前台的小先生会为你打开大门,脸上带着职业化的微笑
“先生/小姐,还欢迎来到悠兰公寓,是来办理入住吗?”

来玩呀~
审核群号 636884510
想要客人qnq

汪你

汪你
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鬼东西啦!!
大概是短篇,现代向,ooc有,私设有

晚上洗好澡之后你果断的窝进了被窝刷手机,直到收到自己的粉丝的消息:“叶黄R18什么时候新!!!”你无奈的回了:“我马上更新,马上...马上”然后一脸不情愿的更起了被你遗忘了两周的叶黄R18。
当然,什么不情愿啊!你在看着之前码的前戏就嘿嘿嘿的笑了起来,然后一边笑一边码字。
你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恋人库丘林也洗好了,他走了过来,好奇的盯着你的手机看了一会,就夺走了它。
“诶——?汪酱你还我手机啊,我还要更文啊!”
“什么?更文不如和我实战呢”库丘林半闭着一只眼睛看着你,说罢,就拉上了窗帘。
“等等,我的小迷妹们...唔”
第二天你捂着腰黑着脸更了两篇文,都是虐文。当然也享受到了自家恋人的特殊服务,比如喂你吃饭什么的。

是否【1】

是否
叶黄文
大概计划写三或者四章这样,ooc绝对有,肉中途有
监狱向,前期有点虐,总体甜...
我我我就是个新手,请多指教!

喻文州让黄少天去看管一名囚犯,说是叶家失踪的少爷,在外面被诬陷杀人,不过现在洗脱冤屈了,过两天就要被押回叶家。黄少天摇摇头甩去脑海中某个叫叶修的人的脸,就走向通往那名囚犯的路。
叶修听着脚步声,自己气走一个看管又来一个,喻文州还美名防止自己越狱。但在看清来人之后,叶修默默的勾起了嘴角。
“什么样子的囚犯竟然本剑圣的特别看惯”想着喻文州的笑脸黄少天愤恨的踢了路上的石头,“说好的给我放假的。”
“哟,这不是少天嘛?哥走后在监狱工作了啊?”叶修露出一个标准性的嘲讽的微笑对着走近的黄少天。
“叶叶叶修!你怎么在这里!”黄少天抬头看了一眼监狱的房间号,没错,这就是那个叶家大少。黄少天难得的沉默了两秒,也没有像对待其他囚犯一样叽叽喳喳的聊天,而是规范的站在房间门口。
“少天,被哥抛弃之后就沉默寡言了?啧啧啧。”黄少天听到他的嘲讽像似受了莫大刺激,气冲冲的打开监狱门,拿着警棍【?】指着他。“嘿哟,本剑圣这暴脾气啊!叶修你这家伙还好意思提!本剑圣当初可是找了你,整整!算了...”
黄少天还记得叶修刚刚只留下一条纸条就不辞而别的时候,自己几乎是没日没夜的找他,而现在这个家伙竟然笑成这个样子!
“...”黄少天放下警棍,没有理会叶修的情况,走出房间锁上了门,让旁边的人替自己看一下,让自己的大脑缓一缓。等会的休息时间...可能会更麻烦。
“好不容易才忘记的。”



貌似有些短...咳,更文不定时来着,下章有肉...有肉,恩!